当前位置:主页 > 足球新闻 >

电讯报:曼联助教主要进行战术简报+布置,而费兰愈发边缘化


 每日电讯报主编Jason Burt在英国当地时间10月26号下午1点16分刊发了新的专栏文章,而在文章中他是在“扒曼联教练组的底裤”。

很难想象瓜迪奥拉、克洛普或者图赫尔会在赛前一晚对球员进行关键的赛前谈话时,总是听从他们的教练组的安排。

在利物浦,克洛普的助手林德斯偶尔会这样做。但在曼联,布置和传达主要战术简报(main tactical briefing)的任务总是在基兰-麦肯纳(Kieran McKenna)和迈克尔-卡里克(Michael Carrick)之间交替进行。

更有趣的是,他们在曼联的工作都是他们第一次成为一线队助教。尽管林德斯也和他们一样,但林德斯已经出任教练很长时间,而且他在克洛普的羽翼下,他是主教练的传声筒。

克洛普亲自动手,制定计划。人们听到的是他的声音,他是站在台前的那个人。在曼城和切尔西,瓜迪奥拉和图赫尔总是领导者,但他们也会进行细节的管理。尽管他们也会听从自己的教练组意见并将所有教练组成员视作重要的一部分,但他们仍然是拍板决定的那个人。

可是在曼联,现年35岁的麦肯纳在22岁时因伤中断了在托特纳姆热刺的职业生涯,之后成为了一名职业教练。他还与卡里克一起在卡灵顿训练基地设计和指导教练课程,而索尔斯克亚和他的另一名助手迈克-费兰(Mike Phelan)则再次在一旁观察(observe)。

定位球教练?那就是29岁的埃里克-拉姆齐,他是麦肯纳在拉夫堡大学上学时的朋友。拉姆齐是在夏天从切尔西挖来的,他曾在切尔西u23效力,但不是作为教练。拉姆齐是安迪-迈尔斯的助教,他以前从未出任过一线队的教练职位。

所以,曼联的教练组就是一帮生瓜蛋子,他们的问题也越来越显著。因为曼联的工作受到了批评,他们被指责是英超最缺乏教练和训练的球队之一,所以这很自然地激怒了曼联的工作人员。但事实上,他们的一些对手确实认为曼联的教练组是英超最差:这是一个准备不足,战术欠佳,无法适应比赛的教练团队。

现在,没有人能说曼联除了守门员德赫亚以外的任何方面都发挥得很好,而麦肯纳的教练课程被一些人比作更适合青训而不是一线队。曼联内部对他从来没有太大的信心,球员们很快就能看穿他缺乏经验和权威的缺点。所以他到底带来了什么,优势在我?

卡里克的职业生涯非常出色,这位40岁的球员自三年前退役后就一直在教练组工作。拉姆齐27岁,是获得欧洲足联职业教练执照的最年轻的英国人,他可能是另一个明星天才教练。但是他和达伦-弗莱彻一样都​没有在一线队经历过考验,弗莱彻也曾是一线队的教练,后来被提升为技术总监。

这就是问题所在,这意味着问题必须由索尔斯克亚来解决。这不是其他教练的错,他们是被暴露在阳光下的。而费兰,这位经验丰富,在弗格森爵士时期的最后几年里是曼联二号人物的大佬,似乎越来越成为一个边缘人物。当费兰一开始回到曼联的时候,他确实更多地参与了决策过程,特别是在索尔斯克亚还只是临时主教练的那几个月。但现在即使59岁的费兰和曼联续约,但他也越来越淡出核心决策层。

那么索尔斯克亚是如何看待自己的呢?考虑到他已经48岁了,考虑到他曾在莫尔德和卡迪夫城执教过,他似乎并不认为自己配得上曼联,这让人感到很奇怪。据说挪威人对自己角色的愿景更像是一个“Manager”,对足球部门的各个方面都能发表自己的意见和看法。而实际上,他需要做的是走进球场,展示自己是否有能力执教一支豪门。

很明显,他受到了弗格森爵士的影响,但他的做法是对弗格森工作的误读。是的,在执教方面,弗格森更倾向于退居次要地位,但在他的整个职业生涯中,情况并非总是如此。只有当他已经证明了自己并拥有了那种权威他才会这么做,而且至关重要的是—他聘请了经验丰富的教练,比如阿奇-诺克斯,然后是经验丰富的的布莱恩-基德,史蒂夫-麦克拉伦(曾作为助理教练在德比郡升级),吉米-瑞安,卡洛斯-奎罗斯,雷内-穆伦斯汀和费兰。

所以索尔斯克亚可能完全理解错了弗格森的执教理念,他没有把握好这种微妙的平衡。在获得弗格森那种大佬地位之前,他还没有证明自己是一名合格的主教练。而且无论如何,索尔斯克亚都没有他所崇拜的那个人那样的管理技能和强大的个人魅力。

“奥莱是一个性情温和的男孩,他从来不想与我对抗,我的办公室门不会因为索尔斯克亚想要进入首发而受到威胁,他知道他对自己的角色很满意。”弗格森也这样评价他曾经执教过的前锋。这在一定程度上概括了索尔斯克亚在曼联的舒适状态,这种舒适的状态可能让球员的索尔斯克亚很受用,但作为教练的他,这种状态完全不奏效。

59